奶牛的图片和疾病防控

“我们采用家畜布鲁氏菌病血清学方法,虎红平板凝集试验和补体结合试验进行检测,转阳率达到了100%,即家畜体内成功产生抗体,可有效预防布鲁氏菌病。这一试验的成功为津巴布韦免疫监测方案提供了科学依据,健全了该国畜牧业防疫体系。”多里坤说。

90日龄以上的肉牛每年春季和秋季各免疫一次,但种公牛除外。

在奶牛场的免疫程序中,口蹄疫的免疫是极其重要。口蹄疫病的源头是口蹄疫病毒,它进入动物体内后会发生急性、热性、高度传染性疫病,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其列为必须报告的动物传染病,我国规定为一类动物疫病。

2018年11月8日,多里坤作为中国援津巴布韦第三期高级农业专家组的兽医专家,踏上了津巴布韦的土地,开始了为期3年的农业援助工作。与多里坤同行的还有包括兽医专家、农机专家、水产专家、农作物专家、园艺专家及畜牧专家在内的9名农业专家。

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又叫布氏杆菌病,是由布鲁氏菌引起的以感染家畜为主的人畜共患传染病。为什么说它是人畜共患病呢?因为人和家畜等易感动物接触到布病病畜,特别是带菌的分泌物、排泄物、内脏及肉等,都可能受到感染。

下面,我们来看看奶牛场口蹄疫免疫接种程序:

“目前,津巴布韦家畜布鲁氏菌病的免疫接种疫苗大部分从南非等国家进口,本国还无法生产该疫苗,并且对疫苗的免疫效力及安全性未进行过相关的科学评估,布鲁氏菌病仍严重威胁当地的人畜健康。”多里坤说。

对于肉牛养殖来说,口蹄疫的预防同样非常重要,肉牛场口蹄疫的免疫程序与奶牛场的免疫程序基本相同,90日龄肉牛进行初免,免疫剂量是成年牛的一半;初免后,间隔1个月的时间,再进行一次强化免疫;从第二次强化免疫以后,每隔4到6个月的时间免疫一次。接种的方法和接种的注意事项和奶牛免疫基本是一样的,我们就不再重复了。

现如今牛奶早已走进大家的日常生活之中,然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乳品需求度也逐渐由量的增长转变为对质的需要。世界各国对牛奶的质量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进而对奶牛的疾病防控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下面是一些关于奶牛的图片疾病防控须知。

他就是来自中国新疆的哈萨克族兽医专家多里坤·努尔沙发。

2 布鲁氏菌病免疫程序

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又叫布氏杆菌病,是由布鲁氏菌引起的以感染家畜为主的人畜共患传染病。为什么说它是人畜共患病呢?因为人和家畜等易感动物接触到布病病畜,特别是带菌的分泌物、排泄物、内脏及肉等,都可能受到感染。

“挽救牛羊性命就是挽救百姓生计”

布鲁氏菌病疫苗只对肉牛免疫接种,而不能应用到奶牛上。

90日龄奶牛进行初免,免疫剂量是成年牛的一半;因为目前的口蹄疫疫苗只能诱发短期免疫,所以在初免后,间隔1个月的时间,再进行一次强化免疫;从第二次强化免疫以后,每隔4到6个月的时间免疫一次。成年奶牛,可以在每年春、秋两季各免疫一次,或者每隔4到6个月免疫一次。

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国际交流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专家组各专业培训工作已全面展开,他们开展了具有针对性且形式多样的各类培训,半年培训总数约700人次。多里坤对非洲猪瘟、家畜布鲁氏菌病及蜱虫病等疾病的防控措施多次进行现场培训。

下面,我们来看看奶牛场口蹄疫免疫接种程序:

口蹄疫是世界性的疾病,1967年英国口蹄疫大暴发导致40万头病牛被宰杀。在口蹄疫发生之初,有很多养殖户不理解,我们辛辛苦苦养殖的牛,为什么患了口蹄疫后,一夜之间就要给屠杀深埋呢?

在津巴布韦的一处奶牛场里,像往常一样,工作人员正在给奶牛洗澡。不过,用来给奶牛洗澡的可不是普通的清水,而是可对奶牛治病防病的药水。给工作人员进行药浴指导的正是中国兽医专家多里坤。

90日龄奶牛进行初免,免疫剂量是成年牛的一半;因为目前的口蹄疫疫苗只能诱发短期免疫,所以在初免后,间隔1个月的时间,再进行一次强化免疫;从第二次强化免疫以后,每隔4到6个月的时间免疫一次。成年奶牛,可以在每年春、秋两季各免疫一次,或者每隔4到6个月免疫一次。

布鲁氏菌病疫苗只对肉牛免疫接种,而不能应用到奶牛上。,90日龄以上的肉牛每年春季和秋季各免疫一次,但种公牛除外。

通过大量实地调研,多里坤发现牛羊蜱虫病是困扰当地畜牧业发展的重大疾病之一。仅2018年一年间,该病就导致牛死亡5万头,给当地牧民造成了巨大损失。蜱是一种寄生在牛羊体表吸食血液的体外寄生虫,蜱吸血时可传播多种传染病,引起牛羊消瘦、贫血,威胁牛羊健康,严重时会致病畜死亡。

口蹄疫是世界性的疾病,1967年英国口蹄疫大暴发导致40万头病牛被宰杀。在口蹄疫发生之初,有很多养殖户不理解,我们辛辛苦苦养殖的牛,为什么患了口蹄疫后,一夜之间就要给屠杀深埋呢?

对于肉牛养殖来说,口蹄疫的预防同样非常重要,肉牛场口蹄疫的免疫程序与奶牛场的免疫程序基本相同,90日龄肉牛进行初免,免疫剂量是成年牛的一半;初免后,间隔1个月的时间,再进行一次强化免疫;从第二次强化免疫以后,每隔4到6个月的时间免疫一次。接种的方法和接种的注意事项和奶牛免疫基本是一样的,我们就不再重复了。

“在津巴布韦,大量牛羊由于感染蜱虫等寄生虫死亡,给当地牧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而药浴是防治此类疾病最有效的措施之一,经过药浴的奶牛感染寄生虫的风险将大大降低。”多里坤说。

布鲁氏菌病不是全国所有的地区都需要免疫的疫病,只在部分布鲁氏菌病发生严重的地区才采取免疫接种,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确定是否需要对布鲁氏菌病进行免疫接种,并上报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

1、口蹄疫防控程序

牛在他调配好的药液中浸身“洗澡”,远离了疫病,也减少了人畜共患病的风险;

家畜患布病后出现流产、死胎、不孕、乳腺炎和睾丸炎等,严重地影响畜牧业发展。人患此病后,浑身没劲,无精打采,病期可长达数月、数年,甚至十几年,严重的丧失劳动能力。

2、布鲁氏菌病防控程序

他总是面对面、手把手,不厌其烦地讲解、做实验,直到非洲学员完全学会家畜疫病防治方法……

随着近几年牛奶不断爆发出的食品安全问题一度让国人失去对国内乳制品的信心,所以在近两年国家对牛奶质量安全防控能力不断的提升,对奶牛疫病防控的不断的加强,今天小编主要讲述口蹄疫以及布鲁氏菌病的免疫程序。

家畜患布病后出现流产、死胎、不孕、乳腺炎和睾丸炎等,严重地影响畜牧业发展。人患此病后,浑身没劲,无精打采,病期可长达数月、数年,甚至十几年,严重的丧失劳动能力。

津巴布韦曾被称为非洲的“菜篮子”,优渥的自然条件所生产的小麦、玉米一度出口供给其他非洲国家。然而,由于技术落后、经济下滑,加上天灾疫病,昔日的光环逐渐失色,使得津巴布韦从农业出口国地位衰落到本国1/4人口需要粮食援助才能解决温饱的境地,动物疫病的肆虐更是给该国畜牧业造成重创。

1 口蹄疫免疫程序

相信在观看了奶牛的图片和熟知了奶牛的疾病防控后,大家也对如何获得品质更高的牛奶也有了初步了解了吧。

在这批中国专家中,有这样一位专家,他因为长着一副少数民族的面孔,常常被当地人误认为是西方人,每当此时他都会马上纠正说:我是中国人。

这还要从口蹄疫的传染性说起。口蹄疫病毒传染力极强,1克病牛水泡皮稀释1000万倍仍可以使健康牛发病。虽然不会使染病奶牛大量死亡,但会使奶牛膘情下降,泌乳减少或停止,种畜使用价值降低,孕畜流产等。由于口蹄疫传播快,防治难,补救措施少,暴发后只能扑杀焚毁。因此,我国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管理机构连续几年将口蹄疫列入必须强制免疫的动物疫病病种名录。

并不是全国所有的地区都需要免疫布鲁氏菌病,只在部分布鲁氏菌病发生严重的地区才采取免疫接种,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确定是否需要对布鲁氏菌病进行免疫接种,并上报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

为此,多里坤联系国内进行了相关药物的采购,并组织当地技术人员在津巴布韦东北部省份修建了大型药浴池。“这药浴池可以供周围120多户农民的1500头牛进行药浴,有效控制了蜱虫病,受到当地牧民的极大欢迎。”多里坤说。

在奶牛场的免疫程序中,口蹄疫的免疫是最重要的。口蹄疫是由口蹄疫病毒引起的以偶蹄动物为主的急性、热性、高度传染性疫病,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其列为必须报告的动物传染病,我国规定为一类动物疫病。

图片 1

发现症结,对症下药。但当地缺乏相关药品,所用药物、疫苗基本从国外进口、价格非常昂贵。有些蜱虫对药物产生耐药性,现有的药品需要更换。此外,虽然当地有部分药浴池,但由于年久失修,无法使用。

这还要从口蹄疫的传染性说起。口蹄疫病毒传染力极强,1克病牛水泡皮稀释1000万倍仍可以使健康牛发病。虽然不会使染病奶牛大量死亡,但会使奶牛膘情下降,泌乳减少或停止,种畜使用价值降低,孕畜流产等。由于口蹄疫传播快,防治难,补救措施少,暴发后只能扑杀焚毁。因此,我国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管理机构连续几年将口蹄疫列入必须强制免疫的动物疫病病种名录。

除了寄生虫的问题,牛羊布鲁氏菌病也是阻碍当地畜牧业健康发展的一大“杀手”。家畜感染该病后会发生流产、不孕等症状,严重影响养殖业的发展。这一疾病还会通过为病畜接生、挤乳、屠宰等方式传染给人类,影响人的身体健康。

多里坤作为兽医专家,走访调研了多个兽医服务站和养殖场,对现存的主要问题进行了梳理,并用中、英文撰写多份调研报告,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尤其是在防控牛羊蜱虫病以及开展牛羊布鲁氏菌病免疫试验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图片 2

抵达津巴布韦后,包括多里坤在内的农业专家根据各自不同的专业领域被分配到当地不同的部门,中国专家同当地人员一道开展了大量调研工作。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国际交流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农业专家组开展调研61天,完成各类调研报告27篇,并在此基础上与津方合作伙伴共同制订本专业三年工作计划(2018-2021),作为今后三年项目工作的行动指南。

为进一步推动两国的农业合作,中国农业农村部于今年5月21日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向津农业部门捐赠了价值13.6万美元的农业设备物资。这批设备物资将交由津巴布韦土地、农业、水资源、文化和农村重新安置部以及中国援津农业专家组共同使用,用于农业研究、生产、农技培训等领域。

为了保障疫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多里坤决定利用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及中国的防治标准进行免疫效力试验。在与当地技术人员讨论后,多里坤完成了试验方案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双方经过实地考察,选择亨德森研究院奶牛场作为免疫效力试验基地。

根据中国和津巴布韦两国的合作协议,除了考察调研、试验示范和规划指导,技术培训是两国农业合作的重要领域。

“针对蜱虫病,除了临床治疗以外,有效的预防措施更为重要,常用的方法就是药浴和疫苗免疫接种。”多里坤介绍。

“对津巴布韦农牧业的援助,体现了中国持续致力于提升津巴布韦农业水平,分享中国农业发展经验,助力津巴布韦经济建设和民生改善的真心实意,只要大家心手相牵,在不远的将来,津巴布韦一定会重拾‘非洲菜篮子’的美誉。”多里坤说,有一句非洲谚语是这样说的——科学好比一棵大树,一个人怎么也抱不住,“我一个人的力量和学识是有限的,但我会倾力而为,竭尽所能,为中国农业援外事业添砖加瓦,为中非农业合作贡献一己之力。”

内容摘要:多里坤在养牛场现场调研。多里坤供图津巴布韦曾被称为非洲的菜篮子,优渥的自然条件所生产的小麦、玉米一度出口供给其他非洲

“恢复‘非洲菜篮子’美誉指日可待”

“多里坤先生为我们进行了技术指导和蜱虫病防控示范,药浴池的修建让养牛户广泛受益。正是因为有了药浴池,村里的牲畜才可以免受疾病的侵害。可以说,挽救牛羊性命就是挽救了百姓生计。”津巴布韦兽医师Reverend说。

“中国专家教我们给奶牛洗药浴”

多里坤在养牛场现场调研。多里坤供图

饥望炊烟眼欲穿。就在津巴布韦人民一筹莫展之时,2018年11月,一批中国农牧业专家带着赤诚和技术,不远万里来到非洲大陆,帮助津巴布韦提高农牧业生产水平,改善百姓生活。

津巴布韦有关政要和农业官员多次对多里坤等中国农业专家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并对他们为津巴布韦农业发展付出的艰辛努力和无私帮助表示由衷的感谢。

多里坤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今年50岁的他已拥有超过30年的兽医实验室工作经验,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较高的理论水平。“我知道畜牧业是不少非洲国家的支柱产业,我希望可以为非洲国家发展畜牧业作出一点贡献。”多里坤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