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年严肃文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

文学大师以《一代宗师》为例探讨文学与影视的关系

盘点近年来严肃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几乎部部精品。只因太少,所以太难得。

图片 1

坊间最为流行的看法,是影视作品能帮助文学作品扩大影响力,甚至使沉寂多年的原著获得新生。这确实不乏例证,曾经有不少小说因为获得影视投资人或导演的青睐,被改编成电影电视作品,得到更好的传播,一下子广为人知。尘封的作品大卖,名不见经传的原著作者一夜爆红,名利双收。但是,第31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的文学大师谈电影论坛,请来邹静之、叶兆言、史健全、史航作主讲人,他们都是文学与影视的跨界人物或者著名编剧,他们眼中文学和影视的关系却并不这样简单。

图片 2

徐浩峰电影的特点,在于包含了大量信息和细节。这些信息和细节中又隐藏着大量的潜文本。再加上民国武林人士从语言上就和现代人有差异,徐浩峰又坚持在台词设计上将其还原。因此,他的电影对观众来说,有着不低的欣赏门槛。

影视和文学是互相帮衬、互相依存的

由于近一两年来的IP大热,炒IP成为影视圈普遍现象,但是被翻拍的往往都是网络小说和被一再重演的电影电视,严肃文学很少被制片人和导演相中,因为少,因为精品,它们变得弥足珍贵,让我们来盘点一下近些年文字学著作改编成的电影。

从剧作的角度来看,徐浩峰的创作习惯通常是先写小说,然后在小说的基础上对剧本进行再创作。这种改编手法的好处在于细节详实,但坏处也明显:稍一不慎,就容易陷入“贪”的状态。

文学是无中生有,写了文学脚本也还是约等于无,但影视演员可以让这个无变成有。剧本中描写得很简短的一个场景,可以被演员用表情、形体动作演绎得无比丰富。编剧也可以根据演员的特点来写戏、加戏。邹静之说,他写电影《一代宗师》剧本时,觉得有一场戏写得太短,得加戏,就给导演王家卫打电话,王家卫却说写够了,并请他到现场观看。邹静之发现,梁朝伟和章子怡将这场戏演绎得丰富复杂,气象万千,把字里行间蕴含的意绪完全呈现出来。但是如果离开了剧本,演员也就无所依凭,无所表现。

这里首先要说一个人:冯小刚

以2015年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为例,原著小说是一种“浮世绘”式的公路片结构。主人公何安下游历半生,经历了不同的人和事,最后终于开了悟,得了成长。

影视需要文学的帮助

冯小刚导演无疑是改编文学名著的导演中最不遗余力的一位,近十年来,改编了多部刘震云、刘恒的文学著作,如:

原著读来令人颇觉通透,但改编剧本却很难。倘若要找一个作品来进行对标,《道士下山》和《西游记》有几分类似。《西游记》中的九九八十一难,再加上前尘往事和历史背景,本身是不可能全部糅到同一部电影中去的。倘若要改编剧本,只能抽取其中的一个主要情节,找到世界观,再进行打磨。

叶兆言现场表示:影视导演是很牛的,不是平视文学的,他们只是需要文学来帮助影视。他的话引发大家的掌声。仿佛是为他的话做注脚,编剧们纷纷表示,很多著名导演都酷爱读书,比如导演姜文、王家卫,姜文的电影有时改编自无名作家的短篇或者小中篇,说明他涉猎极广;从豆瓣上看王家卫的书单,包括古今中外各种书籍,十分驳杂,而且他的电影台词非常讲究,文学性极强,整个电影带着诗意的气质和细腻的情感,颇有文学意蕴,失去了这些特征,也就不再是王家卫电影。

《集结号》

也正因此,《道士下山》虽然票房成功,口碑却不幸崩塌。豆瓣评分只有5.4。被大量观众斥为“故弄玄虚”。在后来的采访中,但凡提到《道士下山》,徐浩峰的反应都是一致:缄口不言。

影视和文学其实是没有关系的

图片 3

如今,徐浩峰本人也得到了资本的认可,开始独自探索和尝试一种全新的、中国化的电影语言风格。这种尝试究竟会引导出怎样的结果,仍是未知。目前看来,观众似乎仍然需要时间来培养对新武侠类型的接受度。

它们是两种互相独立、并非姻亲的文化样式,所以,互相转换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无论是将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还是将影视作品改编成小说,都是一种非凡的、再创造性质的劳动,理应获得足够的尊重。叶兆言甚至认为,一个作家也不一定必须和影视发生关联。

这是由小说《官司》改编成的电影,它的原作家刘恒与影视圈颇有渊源,曾创作过电视剧《少年天子》与《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不同于文字创作,电影毕竟是一群人的劳动结晶,需要考虑成本收益。资本能否等得起,仍需检验。

的确,电影和文学的关系或许不应该像以往那样功利。电影不是文学,但离不开文学,文学在某种程度上是电影的母体,从意蕴上规定着电影的审美原则,电影的故事讲述、人物塑造、语言台词、意境创设都离不开文学。有人说,当今国产电影如果想要转型发展,提高文学性,恐怕是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听过论坛,让人对这话有了更深刻的认同。

图片 4

生活中,徐浩峰是一个很“佛系”的人。对于商业上的问题,他考虑得并不算多。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坦言,这些年,他的大量时间,都用来研究不同社会结构之间的组合与碰撞。“现在大体都研究明白了”。

该片也获得了台湾金马奖 最佳改编剧本的荣誉以及:

早些时候,在《刀背藏身》宣布撤档之前,徐浩峰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专访,讲述了他在创作上的一些想法的看法与期待。

图片 5

中国新闻周刊:你第一部电影是《倭寇的踪迹》,原小说是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但电影变成了喜剧,是你的本意吗?

《一九四二》

徐浩峰:是的。小说和电影不同,写小说时服从文学规律,拍电影则服从电影表达。同样讲一个故事,小说的能力和电影都不一样。这也是电影有趣的地方。

图片 6

导演系最初基本不训练原创能力,而是以培养改编能力为主。根据长年经验,一拨学生里有几个有编剧原创能力,老师就得感谢祖师爷显灵了。天赋所限,大多数人其实没原创能力,所以导演重在训练改编。

该片改编自刘震云小说《温故一九四二》,反映1942年河南惨绝人寰的灾荒,刘震云的小说多次被改编成电影,如《我叫刘跃进》和《一地鸡毛》

写小说时,我把自己当做一个纯粹的小说家。写剧本时,就用我大学时代受的改编训练。所以对我来说,每一次小说改成剧本的时候,我总有运动员一般的兴奋,就好像是在尝试,同样一支曲子,能不能用另外一支舞跳一遍一样。

图片 7

中国新闻周刊:《箭士柳白猿》中,你把“柳白猿”的刺客身份改成公证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图片 8

徐浩峰:是的,这也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理解。80年代,我们受的电影教育主要来自欧洲和美国,它们都以叛逆文化为主。那时年轻,容易受影响,就爱走叛逆的路子。

他也曾出演电影《甲方乙方》和《桃花运》,常与葛优、冯小刚合作。

但年过三十,向四十岁迈进时,突然从各种途径了解到中国社会维持平衡的独特方式。和西方社会不同,它有好多中间环节和中间阶层,等于是多元维持平衡,我们称之为不倒翁体系。

图片 9

所以传统中国人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是多层次的。善恶相间,非常复杂。有了新领悟后,再做剧本,就不一样了。

此次冯小刚新片《我不是潘金莲》即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

中国新闻周刊:和王家卫、邹静之合作《一代宗师》时,是什么体验?

图片 10

徐浩峰:邹静之老师是一个有完整世界观的编剧。当时合作时,邹静之老师说了一句话,让同为编剧的我非常感慨。他说,他非常感谢生活,这辈子作为一个作家,累积已经够了,不用再做新的体验。对人生、对知识,他都处在一个很通达的阶段。

去年袁弘主演的《平凡的世界》在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上频频获得提名,

虽然习武对他而言是一个新领域,但是这些角色其实都在邹老师熟悉的框架里,所以一触即通。这些人怎么说话,遇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立刻能从生活中找到原型。

图片 11

王家卫老师因为要排兵布阵,所以一开始你会觉得他是一个没有感情、气场大得有些压迫的人。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巨蟹座,就是有一个坚硬的可怕外壳,但里边全是软肉。

该剧改编自已故著名作家路遥的同名著作,小说《平凡的世界》,

这种压迫感其实没有维持多久,在跟我俩开了几次会,突然有一天就变了,很亲近,很好说话,甚至能明显感觉到友谊。我就跟邹老师说,王导变了。邹老师比我更懂人,他说,他一直就是这样。到现在,只要王家卫来北京,我们三个总会聚一聚。

图片 12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小说和电影,想探讨的话题大多都是“天地君亲师”之类的宏大命题,但《一代宗师》最后又落到了“情”字上,你怎么看待?

这部作家呕心沥血的杰作拥有大量热衷于它的读者,可惜电视剧翻拍有失误,导致口碑不高、收视也略低。

徐浩峰:王家卫导演受的教育和我们不同。我接触一些现代、后现代的画作,都是在美院看文字和照片,没见过真实作品。西方的作品有好多并没有在内地做过展览。

除了冯小刚,同为第五代导演的张艺谋也常改编文学名著,由严歌苓和刘恒共同编剧的电影《金陵十三钗》是比较特出的一部

但香港不同。西方艺术家们在香港频繁办画展,也频繁有外国人来。所以在同样的年纪,王家卫对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的了解是通过直接接触,我们只能是间接。

图片 13

说到王家卫的电影,我觉得爱情并不是他的精华。爱情这个,只是为了跟观众有沟通,在表达时加入的一些让大家能看懂的元素。

该片在严歌苓原著《金陵十三钗》的基础上做了较大改动,弱化了批判意识,强调了民族抗战的精神。上映之后获得了较高的评价,曾让很多人为之震撼。

中国新闻周刊:西方电影,通常会把动机说特别清楚,不是为利益,就是为爱情。但你笔下的那些传统武人,似乎不为这两者,显得“端着”,动机不明。是什么原因?

《归来》

徐浩峰:首先是方法问题。电影剧作总要隐藏一些东西,一开始不会把因果交代得很清楚。而是在徐徐展开的过程中,提到事情的起因。这是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剧作结构。

图片 14

然后,中国人基本性格是在东汉才确定下来的。春秋之前推崇特别有序的世界。东汉之前,春秋战国、秦、汉,中国人过的是推崇权力的世界。从原来高度平衡的有序世界,一下进入到丛林法则的世界。

这是一部难得的正面反映文革的影视作品,改编自严歌苓《陆犯焉识》

于是东汉之后,中国人就发明了气节这个词。用气节对抗权力,是中国经典的故事。

图片 15

中国新闻周刊:清末军阀乱国,民族气节都被毁掉了。所以你的电影中,民国军人形象普遍不佳。是这个原因吗?

图片 16

徐浩峰:不单是我,这也是当时清末民国的社会共识。因为民国的军阀时代,是整个文化界和社会底层最可怕的时代,大家都在担忧,中国随时要变成墨西哥。

电影由陈道明与影后巩俐出演,曾凭借《一代宗师》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的邹静之改编,时代还原度很高,剧情严肃真实而富有深度,成为张艺谋又一部力作。

墨西哥就是军阀割据,崇尚强权,把正常秩序全部毁掉。清末,中国的银元用的银都产自墨西哥,报上也总谈墨西哥的事。所以那时中国人对墨西哥非常熟悉。就好像一个影子,时刻提醒我们,不要变成那样。

《红高粱》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小说《道士下山》中也提到,唐太宗打压东晋世家,导致思想审美大倒退。就你个人而言,是不是想要复兴中国的一些老东西?

图片 17

徐浩峰:对传统文化的态度,我、王家卫和邹静之老师有共识。就是《一代宗师》结尾的一句台词: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我们还见得少吗?

电视剧版《红高粱》是郑晓龙导演的作品,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

其实我没有主观的愿望,或者说,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即一定要去当一个武学复兴者。我自己水平也不够,能够给同代,或者下一代人留点兴趣就很好。应该由下一代的天才去完成。

图片 18

我没有别的专长。只是因缘巧合,小时候接触到了这些(老辈人的生活方式,武术界的技法和规矩),又恰好是我的兴趣,就把它拍成电影。这是一个天然的过程。

在此之前张艺谋已将小说《红高粱》搬上荧幕,由姜文、巩俐主演,在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得大奖。

中国新闻周刊:您的电影,票房都不算非常高,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图片 19

徐浩峰:我现在公映的只有三部电影,头两部本身不是为市场做的,谈不上票房,回收资金的方式主要是卖海外版权和DVD。其实已经回本了,毕竟本身就是低成本的艺术片。

除以上几部著名影视作品之外,有一部小说不得不提,那就是2013年获得茅盾文学奖的

虽然在国内看的人不多,但参加了海外电影节,就会有海外的放映商主动过来找你。所以其实我每一部电影都是赚钱的。

《繁花》

至于《师父》,问题还是出在宣发上,宣发再好一点,结果可能会不同。但《师父》也在美国有公映。

图片 20

所以,我的电影都赚钱,这个你一定要记得写上去。

这部小说的作家金宇澄几乎没有其他作品,40多岁写成一部《繁花》即获得华语文学最高奖项,并成为新海派文学力作。该小说电影改编权已经被有着上海情怀的香港导演王家卫拿下,

图片 21

但电影至今尚未开拍,以王家卫的性格来看上映遥遥无期。或许墨镜王曾一语成谶,要等到《2046》才能上映了(笑)。

图片 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