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自齐国(二)

图片 1

2012年9月10日。

图片 2

����ժҪ�����ɹź�ͺ�������Э��֯����ίԱ���߲˻��ؽ��輰�߲˲�ҵ��չ������е���

小良子还是很难相信每天都来听他说话的南輰是一个不存在的人物。当他去找大王,告诉他南輰可能知道那群白衣服的来历时,大王的表情是那么奇怪。而当他再次来到聚仁医馆门口找南輰时,却发现他已不在了。更让他惊讶的是,他去询问医馆内的人是否知道南輰的所在时,他们居然全都讶异地看着他,问他是不是眼花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口中的人。他更因此挨了崔总管的训斥,说他不认真干活,尽想一些有的没有的,医馆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ժҪ������ʡ�׺���ũҵ��ȫ�嵳Ա�ɲ���������干�콨��90����

�������գ���ͺ�������Э��֯����ίԱ�������߲˻��ؽ��輰�߲˲�ҵ��չ�������Ϊ������ĵ��С�

来到2012年已经有近半年的时间了,大王似乎对自己的遭遇并不着急,但是对于小良子来说,他还是想回到齐国的。每天困在聚仁医馆内,他都快要逼疯了,他开始怀念齐国的生活,虽然诸多束缚,却远比困在这样一个陌生世界里的小医馆里强得多。但是他们却不能出医馆半步,因为那意味着死亡。

��һǰϦ���׺���ũҵ�ֵ�ί��֯ϵͳȫ�嵳Ա�ɲ�һ��40���ˣ����������éƺ��𻨴���ô嵳ԱȺ�ڹ��콨��90���������������ŵ����֡���ί��֯����éƺ��ȵ�λҲ�����μӡ�

��������Э����ϯ������μӵ��С�

小良子仍记得那惨烈的一幕:来到2012年的那一刻,那个叫小德子的太监因为好奇跨出医馆门槛的瞬间,便在众多眼睛的直视下化作齑粉而烟消云散。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踏出一步。

���������Ը��衢������ʫ�����е���ʽΪ��������Ũ��ĵط���ͳ��Ŀ������ͨ���׶�ʱ���Ļ�������ɡ���г�����죬�������ڵ����쵼�£�ͨ�����Ű����𻨴�����ũ�����輰��������������ȡ�õijɼ���ũҵ��Ϊ�����ʫ�����С����������װ���ĸ�ס��Ⱦ��ʽ��գ�������һ�������ҵ�������һ������Ŀ�ij��ݣ��������ȫ���ϳ���û�й�����û�����й���������߳�����У�ũҵ��ȫ��ְ��Ϊ��������8200Ԫ����ũҵ�ֺ�éƺ�������һ������������������

����������ίԱ���˽⵽�������������и߶������߲˻��ؽ��裬��ͳ�ƣ�����ȫ���߲˱��������2.2��Ķ�����С�ʮһ�塱�ڼ��½�1.7��Ķ����������Լ23��֡����е��߲������������������ǡ��ƹϡ��ཷ������5�ֹ��߲˺ʹ�ײˡ��۲ˡ����ˡ��Ͳˡ�����5��Ҷ���Ϊ���������߲�������չ�Ϻã���Ҳ���ڻ��ع�ģС�������������Լ���̶ȵ͡������ɱ��ߡ����ۻ��ڶ�ȷ�������⡣

可是尽管如此,他们的人数仍然在减少,刚到这个异界时,他们是有二十五个人的,可是到现在,却只剩下了十个人。虽然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大家私底下都认为这些人是实在受不了了,自己偷偷地跑出了医馆,选择了自杀。

�˴λ���ٽ��˻��������Ⱥ�ڵĹ�ͨ�����������˸�Ⱥ��ϵ�������˲��ż����꣬Ϊȫ�濪չ�������ŵ춨�˼�ʵ������

����������һ�����뵽���������ش��߲˻��ء�������߲˻��ء��������߲˻��ؽ�����ʵ�ص��С�

唯一让他们感到庆幸的是,他们虽然出不去,外面的人却可以进来。于是御医们只好恢复他们的本职工作,为前来求医问药的人治病。

躺在床上,小良子始终睡不着,他很确定南輰这个人是存在的,而不是他想象出来的,可是他到底去哪里了呢?正这么想着,忽地一个声音响起:“小良子!”

小良子打了一个激灵,利索地翻身而起,他以为是自己想太多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声音再次响起时,他已经十分肯定自己是实实在在地听到了声音。是什么人在叫他?小良子将耳朵贴在窗户上,又悄悄打开门看外面,可是一个影子都没看到?可那声音却未中断,而且像是直接在他脑中响起一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摇摇头,想让那个声音停止,自己真的是见鬼了吗?为什么总是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小良子就这样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有一个愁眉不展的妇女出现在门口,她踱着步,一直往聚仁医馆里面看,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进来。顶着熊猫眼的小良子走上前,那妇女就问:“这里是聚仁医馆吗?”

小良子点头应允。

这半年来为了生计,他们这些从古代来的生存下来的人只好依靠几名御医的老本行存活。他们虽然出不去,可却挡不了别的人进来,御医们的医术在齐国那是举国闻名的,不少人在这治好了病,久而久之的聚仁医馆的名声便传出去了,许多慕名前来的人求医问诊。特别是看到医馆内的所有人都穿古装,更是觉得这家中医馆可信赖了。

小良子送妇女出门的时候,那妇女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就走了,而这句话让小良子愣在了原地,那妇女说的是“南輰在馆外!”

南輰在馆外?她怎么知道?南輰是他随便取的名字,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女人会知道?

小良子急忙追上去,在门槛处刹住了脚步,再往前就该见阎王爷了,他可不想这么快赶着去。他竭力往外看去,可哪里还有那妇女的影子。

是幻觉吗?可如果是真的怎么办?南輰可是他回到齐国的唯一希望啊!

半夜时分,小良子偷偷地起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医馆门口,他知道踏出医馆意味着什么,可是南輰一事着实让他纳闷,他需要弄明白究竟是他疯了还是其他人在瞒着他什么?

他的双腿颤抖着抬起,脑袋一直往外面探,想要看清楚南輰在馆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只是这片刻的一瞥,就让小良子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馆外有人!借着月光,小良子分明看见有个人影在馆外走动着。

小良子精神一震,想要上前弄明白外面究竟是谁,怎知那人忽地转过身来,且见她一身黑衣,秀发盘起,姣好的容貌令皎月一暗,而这张面孔上一双犀利的眼睛正盯着他!而那面孔是那么的熟悉,这人不是恭靖妃又是谁?

可是她为什么半夜会在外面?她怎么可以出医馆?

“小良子!”

被恭靖妃一声厉喝,小良子的双腿立马僵住,“奴才在。”

“把头抬起来!”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小良子知道恭靖妃已在他的眼前,他缓缓地抬起头,不无恐惧地望着恭靖妃。

“今日之事你不能怪我,怪只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小良子身体一滞,一股外力抓住他往外面拽!我不能出去,我还不想死!他的心里竭力呐喊着。他使出全力抗拒着,可是他怎么也未曾料到看起来娇弱的恭靖妃的力气居然那么大,他的身体分明感受到了停滞的变化,他整个人已经跨出了聚仁医馆的门槛,站在了馆外!

天啊!我才活了十八岁,居然就要死了!小良子内心呼喊着,有着强烈的不甘心。他的心跳越来越快,那是死亡的脚步,他越来越恐惧,甚至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化成齑粉。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他人却已经在医馆外。这是怎么回事?

这显然出乎恭靖妃的意料,她用力地拽住小良子,不让他有丝毫逃跑的机会。

小良子挣扎着,想要逃离恭靖妃的魔爪,他一直认为她很神秘,现在自己误打误撞地知道了她的秘密,她又怎么回来留她的活口?

这时恭靖妃手上的力劲一松,小良子摔在了地上,恭靖妃双眼如炬,“你是个穿梭者?”

小良子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可恭靖妃又自顾自地笑了,“哈哈,没想到一个二代穿梭者一直在我身边我都不知道,这下正好将功补过了。”

小良子正要起身,那恭靖妃忽地一个拳头冲他面门呼来,他双眼一黑,已然昏了过去。

小良子醒来的刹那,一道光打向了他,刺得他双眼发昏,直到那光亮消失了,世界由黑暗再次变光明,他才看清眼前的人手里拿着被称作“电筒”的现代玩意儿,而在这人背后,是四名目光严肃,西装革履的人。

“这个就是你带来的二代穿梭者?”小良子习惯性地往前方看去,寻找着说话的人。奇怪的是,说话的不是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个,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小良子急忙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张让他惊讶的面孔。小良子感到惊讶并不是他认识这张面孔,而是这张脸实在超出了小良子的意料。这张脸的主人年纪不过二十几,脸上却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熟稔。此时的他面无表情,面孔生硬,而他的目光却不是看着他,而是另一个人,恭靖妃。

恭靖妃毕恭毕敬地答道:“是的,将军,不过他并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份,也不会使用穿梭能力。。”

“哦。”将军回过头,饶有趣味地看着小良子,仿佛他是一件珍品,将军的嘴上忽然勾起一丝寒冷的微笑,“朋友,好久不见,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这话一出,一旁的恭靖妃脸上爬满了震惊,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小良子却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打量自己的将军,他百分百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叫什么将军的人,他怎么称呼自己“朋友呢?”认错人了吧?

可小良子很快就收回了他的眼神,因为这个将军的眼神实在是太让他不寒而栗了。

他的眼神原本只是寻常地落在小良子的身上,可是当小良子对上他的目光时,却莫名地感受到了寒冷,就仿佛这个人是在释放着强大的气场,一种压迫着你每一根神经的气场。

这种气场,小良子在王的身上感受过,但是眼前的这个年纪轻轻的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是这个异世界的王者?

虽然在这个异界待了半年多的时间,不了解的或多或少地有了些了解,可理解不了却远要比能够理解的多。最让小良子不明白的是,这个异界明明有那么多纷争,为什么这里的人能够依然生活得如此安稳?

可是此时的他却能够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不寻常人的手中,这个世界也远远要比他所能够理解的要复杂,存在着更多更大的危险。什么穿梭者,什么将军,他小良子只是一个小人物,为何会卷入这样的麻烦中。

想到这,他再也忍不住,扯着嗓子喊“你们是谁?”,可是即便他喊哑了嗓子,也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没有人看着他。

他看着威严无比的恭靖妃站在这个将军面前,失去了原有的光环,他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身体在隐隐打颤,他听到她很讶异地说,“将军,这个人就是你要找的人吗?”

将军森寒的眼神瞪了恭靖妃一眼,却又立刻回到了小良子的身上,“不认识我吗?感觉也有些不一样。难道是分身吗?这可一点儿都不好玩。”

“你没看到其他和他长得一样的人吗,卡利酱?”

“没有,他只是一个小太监,怎么会是您要找的人?”

“你是在质疑我的眼神吗?”将军忽地将音调提高,让小良子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的脸上分明挂着笑容,说出的话确实如此生冷,“我好像都忘记问你怎么回来了吧?”

恭靖妃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果将军能记住他要找的人的相貌,她又怎么需要在齐国待那么久,费如此大的周折?但她自然是不敢说出此话的。“将军,此番回来实属无奈,我的晶体被强行取出,因而……”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将军忽地站起身,一脸的玩味,“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穿梭过来的,他们取出我的晶体后便离开了,而晶体又不小心落地,因而将当时御医馆在内的人连同御医馆一起带回了现在。”

“晶体呢?”

“晶体……”恭靖妃迟疑了一会儿,“晶体失踪了。但是我们现在有二代穿梭者,再穿回去是有可能的。”

“如果他是那个人的话,倒是有可能。如果只是分身,一个不知道运用穿梭能力的二代穿梭者不过是个废物。”将军顿了顿,笑着说,“就好像你一样。”

“将军,我会让他学会穿梭的。”见将军不再言语,恭靖妃继续道,“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上报,刺杀者已经追踪到聚仁医馆了,他已经被我解决,但是不知他是否进行了‘穿刺’。”

“又是个棘手的事情,哼……”将军忽地又笑了,“不过这才有点意思。至于你……”将军回过头双眼如炬地盯着恭靖妃,“你最好找回你的晶石,否则有什么下场你自己清楚。这个人就你带回去吧,丢了你负责就是了。”

小良子全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重获自由的,意识清醒过来时,他已经在恭靖妃的严密监视下一步一步地朝着他们的目的地——聚仁医馆——前进。

回去的路上,小良子一直被叮嘱“不要乱说话,否则有你好看”,可是他心里的疑惑着实多,不问个究竟,摆明了是想让他憋死,因而他还是忍不住问,“娘娘,什么是穿梭者啊?”

恭靖妃白了他一眼,小良子快要以为她不想回答的时候,她却开了口,“你们是古代的人,我们是现代的,但是有的人可以从现代穿越到古代,而且不需要借助任何的东西,这就是穿梭者,明白了吗?”

小良子点点头,正要说“那什么是……”却被恭靖妃的话堵住了,“算了,省得你问。二代穿梭者就是穿梭者的后代,他们的能力要比穿梭者强大。穿梭者虽然可以穿越,但是每个穿梭者可穿越的时间和维度是不同的,像那些什么马尔泰若曦、晴川什么的,不过是残弱兵,只能穿清朝。能力强大的穿梭者可以穿到更远的时期,甚至是人类出现的时候,但这只有源穿梭者可以做到,只可惜……”

恭靖妃说到这,便不再往下说,源穿梭者是穿梭者之皇,但是从他消失的那一刻起,穿梭者便乱了马脚,越来越多的人利用穿梭的能力谋取私利,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秩序。但是有的人并未放弃希望,他们仍然在寻找着、等待着源穿梭者的出现。她记得那是一个有计划有规模的组织,那个人也曾经是组织成员,如果……

想到这一点,恭靖妃的眼眶已然有些湿润。该死的,怎么想起那么远的事了。

“娘娘,那什么是刺杀者,还有穿刺是什么?”小良子只当恭靖妃已经说完,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思绪被打乱,恭靖妃本欲发作,可一见小良子一脸迷茫的身躯,便强行将怒气忍住,“有穿梭者,自然就会有制止穿梭的人,刺杀者就是为了终结穿梭者而存在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源。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穿梭者以及身处异时代的人。比如你,还有聚仁医馆的人。”

“穿刺可以说是刺杀者的一种能力,也可以说是他们之间联络的方式,这种方式不受空间和时间的影响。刺杀者发现目标后,便会进行穿刺,更多的刺杀者便会蜂拥而来。”

“南輰是个刺杀者?”小良子惊讶得脱口而出,他是来夺取聚仁医馆所有人的性命的?他的目的是杀死穿梭者,“我是个二代穿梭者?”

“算你小子还算聪明,所以你最好把嘴巴闭紧,要是让别人知道你们的身份,小心你的人头。”

小良子吐了吐舌头,可是心里面仍然有一个疑问,让他不吐不快。就算恭靖妃不是古代的人,可是她怀孕却是真的,可是穿越的那晚,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不见,孩子哪里去了呢?为什么这半年来从未听恭靖妃说起过,她甚至一点儿也不着急?于是他吞吞吐吐地道:“娘娘,您和大王的孩子……”

“啪!”小良子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像蛇般迅速往心口钻,没想到恭靖妃对这事居然如此敏感,可他仍是一脸不明白地望着她。

恭靖妃板着一张冷漠无比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小良子甚至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那索命的厉鬼。“再提这事儿,你就准备接受死亡吧。”

“可是你不会让我死的吧?”小良子捂着脸,狡黠地望着恭靖妃,后者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为了不让聚仁医馆的人发现,二人等到晚上才潜回医馆。小良子也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澎湃,装作自己经历了平常的一天,但内心仍是忍不住地激动。

第二天,小良子一大早便起了床,一如往日般地打扫聚仁医馆,推开医馆大门的那一刹那,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那面前,然而此时的他只感觉到恐惧,他不无害怕地吐出对方的名字:“南輰?”

门外的南輰扫视着他,冰冷的面孔上没有其他的表情,他盯着小良子,如同打量着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那神情似乎在说“你是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