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执行渐趋粗放粮食直补精准亟待提升

图片 1

江西省作为粮食主产省之一,在粮食直补政策上,原则上按种粮农户的实际种植面积补贴,如采取其他补贴方式,也要剔除不种粮因素,尽可能做到与种植面积接近。
崇义县于2006年开始执行…

内容摘要:农民喜得粮食补贴江西省作为粮食主产省之一,在粮食直补政策上,原则上按种粮农户的实际种植面积补贴,如采取其他补贴方

江西省作为粮食主产省之一,在粮食直补政策上,原则上按种粮农户的实际种植面积补贴,如采取其他补贴方式,也要剔除不种粮因素,尽可能做到与种植面积接近。

农民喜得粮食补贴

崇义县于2006年开始执行这种补贴方式,执行以来,广大农民得到了直接的经济实惠。近期,笔者在全县开展了粮食直补政策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粮食直补政策并非“大获民心”,其中种粮农民对直补政策效果满意度为90%,村干部为78%,乡干部为35%,县级干部为53%。

江西省作为粮食主产省之一,在粮食直补政策上,原则上按种粮农户的实际种植面积补贴,如采取其他补贴方式,也要剔除不种粮因素,尽可能做到与种植面积接近。

通过不同群体对粮食直补政策满意度的对比显示,农民直补政策满意度是最高的,但调查中,大多农民还是希望能在现有补贴数额上继续增加;县、乡干部和村干部、农民对粮食直补政策的满意度截然不同,对于是否继续执行粮食直补政策意见不一,大多乡干部和县级干部并非希望“取消”粮食直补政策,而是希望把粮食直补资金“转移”到农村基础建设中去。

崇义县于2006年开始执行这种补贴方式,执行以来,广大农民得到了直接的经济实惠。近期,笔者在全县开展了粮食直补政策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粮食直补政策并非“大获民心”,其中种粮农民对直补政策效果满意度为90%,村干部为78%,乡干部为35%,县级干部为53%。

存在诸多问题

通过不同群体对粮食直补政策满意度的对比显示,农民直补政策满意度是最高的,但调查中,大多农民还是希望能在现有补贴数额上继续增加;县、乡干部和村干部、农民对粮食直补政策的满意度截然不同,对于是否继续执行粮食直补政策意见不一,大多乡干部和县级干部并非希望“取消”粮食直补政策,而是希望把粮食直补资金“转移”到农村基础建设中去。

补贴范围和对象难以准确框定。

对策和建议

实践中,各种补贴方式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不能准确框定种粮农民的问题。

首先,增加种粮补贴。补贴过少是粮食补贴政策促进增收效果不明显的直接原因。2012年,财政部下拨直补资金986亿元,比2006年增加了86%,这说明国家已经在不断增加补贴。为了更好地发挥直补政策的作用,建议今后继续加大补贴力度。此外,还要提高粮补资金的监督管理。现阶段,提高粮补资金使用效益的关键是防止资金被截留、挤占、挪用等。完善粮补资金管理体制,集中管理补贴资金,统一发放补贴资金程序,加强监督工作,增强粮补工作的透明度是确保粮食补贴发放到农民手中,又把粮食真正集中在国家手上的可行措施。

崇义县是按照农民实际种粮面积进行补贴,但在政策落实中发现,通过
承包农民土地进行连片作业的种粮大户,虽然也种植粮食,却由于土地不归属自身而未能得到补贴,呈现出由于初始条件界定模糊而导致政策运行中的不公平现象。

其次,粮食补贴的重点应放在主要粮食种类或具有比较优势的粮食种类上,最大限度地发挥补贴政策对提高粮食竞争力的效率,实行区别补贴。

耕地性质转变,直补依旧照发。笔者从崇义县农业部门了解到,崇义县粮食直补按实际种粮面积发放,而数据则是以2006年政策执行伊始缴纳农业税面积为依据。此后,每年各乡镇农技站负责统计数据,县农业部门则对上报数据进行核准,该方法不仅工作量大,而且存在难落实、未落实现象。以崇义县思顺乡思顺村为例,从2006年至2013年,实际种植面积减少大约30%,而详细到实际粮食种植面积,减少约62%。在崇义的若干乡镇,几乎全部将稻田改为经济作物,而每年的粮食直补依旧未停止发放。

第三,随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粮食等基本生活必需品需求趋向于高质量产品,粮食安全中的营养程度、卫生安全等较高层次的问题越来越引起关注和重视。在有能力的前提下,可通过对减少化肥、农药使用而生产的“绿色粮食”实行高补贴政策,激励农户广泛地进行无污染生产、清洁生产,逐步走上农业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补贴标准低,无法提高粮农积极性。粮食直补政策实施以来,广大基层干部与农民都认为其发放标准太低,有83%以上的农民认为粮食直补资金无法抵销农资产品涨价幅度。直补资金过低,根本无法刺激粮农的积极性,建议适当提高补贴水平。

实行这一办法,一是不会突破补贴总金额,在实施直补时不会发生农民得不到补贴的情况,直接补贴可取信于农民;二是将粮食直补与粮食产业化经营结合起来,有利于推动和发展订单粮食,加快粮食产业化经营进程,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三是由于实行粮食订单收购,可以更加有效地保护农民的种粮利益;四是受“订单”合同约束,也可有效地防止粮食购销企业虚开、多开收购数量,套取补贴情况的发生,防止购销企业与商户私自勾结“买大户”情况,使直补政策实实在在造福种粮农民。

多季与单季、高产与低产未体现直补的差异。随着生产技术的不断提高,粮食高产不再是不能实现,近期,崇义县农业部门在关田镇实施的“再生稻”技术实验取得成功,全面推广尚需时日。但若直补政策依旧按照种植面积补贴,就等于低产田与常产田、高产田得到同样补贴,不能体现粮食质量、粮食产量高低,不利于耕地利用,也不利于推广新品种、新技术和先进经验。

目前的粮食直补政策对农民增收的贡献不大,实际上粮食价格仍然是决定我国农户种粮收入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影响农民是否种粮、种多少的直接因素。根据以往经验,应继续执行国家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此外,还应多出台其他支持政策,如必要时稳定生产资料价格,或者给农民以生产补贴,也是提高农民收入重要的手段。

直补资金对提高种粮户收入贡献不明显。种粮补贴确实直接增加了种粮农民的收入,但相对不断上涨的农资价格,零星的补贴对增加农户经济收入、降低种粮风险的作用不大。

从长期看,粮食直补政策想要同时达到增产、增收是不现实的。

对策和建议

首先,增加种粮补贴。补贴过少是粮食补贴政策促进增收效果不明显的直接原因。2012年,财政部下拨直补资金986亿元,比2006年增加了
86%,这说明国家已经在不断增加补贴。为了更好地发挥直补政策的作用,建议今后继续加大补贴力度。此外,还要提高粮补资金的监督管理。现阶段,提高粮补资金使用效益的关键是防止资金被截留、挤占、挪用等。完善粮补资金管理体制,集中管理补贴资金,统一发放补贴资金程序,加强监督工作,增强粮补工作的透明度是确保粮食补贴发放到农民手中,又把粮食真正集中在国家手上的可行措施。

仔细分析我国直补政策,虽然其补贴的对象和范围比较广泛,但还是要有选择、有重点。首先,直补政策应确保公平、公正。粮食直补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主要原因就是政策在执行中存在不公现象,土地荒废照补,甚至土地被征用也照补,就给农民造成一种“种不种一个样、种多种少一个样”的认识,自然不能起到好的效果。

其次,粮食补贴的重点应放在主要粮食种类或具有比较优势的粮食种类上,最大限度地发挥补贴政策对提高粮食竞争力的效率,实行区别补贴。

第三,随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粮食等基本生活必需品需求趋向于高质量产品,粮食安全中的营养程度、卫生安全等较高层次的问题越来越引起关注和重视。在有能力的前提下,可通过对减少化肥、农药使用而生产的“绿色粮食”实行高补贴政策,激励农户广泛地进行无污染生产、清洁生产,逐步走上农业
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针对按实际种植面积进行补贴出现的问题,笔者认为,既然粮食直补的初衷是为了提高粮食产量,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则可由粮食收购部门按订单或收购数量的办法进行补贴,即按规定的数量由粮食购销企业与农民签订粮食订单合同,按粮食交换数量折算享受直补。

实行这一办法,一是不会突破补贴总金额,在实施直补时不会发生农民得不到补贴的情况,直接补贴可取信于农民;二是将粮食直补与粮食产业化经营结合起来,有利于推动和发展订单粮食,加快粮食产业化经营进程,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三是由于实行粮食订单收购,可以更加有效地保护农民的种粮利益;四是受“订单”合同约束,也可有效地防止粮食购销企业虚开、多开收购数量,套取补贴情况的发生,防止购销企业与商户私自勾结“买大户”情况,使直补政策实实在在造福种粮农民。

目前的粮食直补政策对农民增收的贡献不大,实际上粮食价格仍然是决定我国农户种粮收入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影响农民是否种粮、种多少的直接因素。根据以往经验,应继续执行国家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此外,还应多出台其他支持政策,如必要时稳定生产资料价格,或者给农民以生产补贴,也是提高农民收入重要的手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