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禁不止的奢侈品山寨风

奢网恢恢,却并非不漏。快时尚以颠覆的模式动摇了高级定制这门产业。这粒奢侈品皇冠上的明珠在各种跟风仿制,商业化运作的冲击之下气息奄奄,普罗大众也因此获得一种虚幻的平等感。的确,今天的你我将不能用衣服的颜色来区分等级,不能用头顶铺白的假发认定学识,大家乍看起来好像都差不多。虚幻的差不过背后是几多不甘,几多不平,于是奢侈品意外的发现了另一片蓝海,那就是绝望的通过各种消费品表达自己不凡的小人物。A货般的人生正好匹配A货的奢侈品,恰如其分。

推进“品质革命”,需要万千劳动者共同努力。无论多么高精尖的产品,都离不开平凡劳动者的精益求精。工业消费品涵盖轻工、纺织、食品等五大工业门类,这些行业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提升相关产品的品质既关乎产业,更关系民生。只有每个人都传承和弘扬“工匠精神”,只有每个环节都严格把关,才能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才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低廉的价格、过硬的质量、以假乱真的做工让高仿奢侈品在中国部分年轻人群体中很受欢迎,对于他们来说,花只有正价10%左右的价格买到一个足以让专业人士都难以分清是“李逵”还是“李鬼”的高仿大牌也算物有所值。而对于一些较小的三四线城市,奢侈品专卖店难觅踪迹,所以即便有人想买真货也很麻烦,这也是高仿奢侈品卖得比较好的原因之一。   

在文艺复兴期的英国,糖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奢侈品,需珍藏密敛,非普通人所享。那些个贵族小姐,太太们故此将牙齿涂黑以表明自己家底深厚,吃糖多的都得了蛀牙。那齿间病态的一抹黑就是身份的象征,财力的体现,引无数才俊竞折腰。而今天,我们以另一种方式涂黑了牙齿,痴迷那一缕幽暗,沉醉于幽暗中散发出的丝丝腐败气息。

“品质革命”既蕴藏企业的市场空间,又指明了产业的升级方向。我国还不是制造强国,品种结构、产品品质、品牌培育等方面尚有较大差距。只有每个人都传承和弘扬“工匠精神”,只有每个环节都严格把关,才能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才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相比“知假买假”,那些花了正品大价钱却不慎买到A货的消费者就该欲哭无泪了。由于在实体市场中对此打击严厉,很多高仿品悄然混进了网络代购的圈子,甚至经由海外代购摇身一变,成为有“身份”的奢侈品。一些号称是海外代购的网站,就是从国内购买了包,然后发到法国,经转法国之后再销售给国内的代购客户,高仿品就堂而皇之地变成了“真品”。   

最近中屌丝最喜闻乐见的一件事大概就是某女星70万买假包了.哈哈哈,真心欢乐哇。

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促进消费品工业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立足大众消费品生产推进“品质革命”,推动“中国制造”加快走向“精品制造”,赢得大市场。对这一战略部署,业内反响热烈。“品质革命”既蕴藏企业的市场空间,又指明了产业的升级方向。

  “山寨”并不是奢侈品在中国市场的专利,作为老牌的奢侈品大国,意大利对国内“山寨”奢侈品的打击可谓不遗余力。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前8个月,意大利警方查处了多起制假贩假行为,共没收6400万件假冒商品。尽管意大利严打奢侈品造假行为,但仿冒名牌商品依旧在市场横行。在一些热门旅游区,无照摊主照常出售假冒奢侈品。法国库贝尔协会曾表示,80%-90%的奢侈品A货是在中国制造的。不过法国造假案让习惯指责中国山寨的法国人有些颜面扫地。2012年巴黎警方在巴黎和里昂郊区端掉一个奢侈品“造假团伙”。该团伙专门制造和跨国贩售“山寨”爱马仕包,其中一条产品线的假货价值就高达1800万欧元。

奢侈品迷恋本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时代的绝对真理之一就是一个人可以通过消费变得与众不同,卓尔不群。你自认小清新,就有森女风格;你自认富二代,就有马萨拉蒂;你自认郭小四,就有闪着光的纸醉金迷。我们将各种消费品赋予了意义,以价格为锚,以攀比为岸,通过各式各样的购买激发灵感,界定人格。的确,这种行为模式再正常不过。然而,当国人横扫老佛爷,包圆牛津街,占领铜锣湾的时,正常的边界被打破了。一个灰色的产业链也由此诞生。

推进“品质革命”,需要企业家勇于担当。企业家要树立质量为先、信誉至上的经营理念,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千方百计做好产品,全心全意追求精品,以制度保障产品品质,打造百年品牌。张瑞敏砸冰箱的故事很多人耳熟能详,如果没有对质量的坚守、没有近乎严苛的标准,也许“海尔”这个品牌早已消失。“有缺陷的产品就是废品。”坚守这一信念,海尔不仅站稳了国内市场,还不断开拓国际市场。只有心怀高远,才不会急功近利,才能把产品品质做到极致。

  况且在中国的奢侈品市场,真与假界限本来就不是十分分明。在国外,真正手工的爱马仕包一个工人用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只能生产1到2件,这样的速度根本无法满足中国市场的消费需求。因此有些大牌选择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也有些奢侈品牌逼不得已将有些产品机械化生产。这样一来,奢侈品牌就分化成了不同层次的定位,一种是保证高端品质的手工产品,还有一种是开发作为另外一个消费层次的副牌,用机械来生产。   

不过,我不知道广大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中国消费者会不会介意,毕竟我们不介意的东西太多了。这些年来国人有一种理想即不买对的,只买贵的。奢侈品费心费力创造出来的人文光环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砸出去的钱能造出一堆艳羡的眼神,能撑出一个底气之足的气质。按这个逻辑奢侈品卖家也没有做错什么,满足需求是商家的生物本能,天经地义,任谁都阻止不了。对于把奢侈品店铺当大卖场的天赋异禀者来说,这就不是个事,A货还是行货的不就是买个土豆吗?干嘛认真呢。

推进“品质革命”迫在眉睫。我国是制造业大国。据统计,我国生产的消费品中有100多种产品产量居全球首位。其中,家电、制鞋、棉纺、化纤、服装等产能占全球50%以上,轻工、纺织出口占全球30%以上。但毋庸讳言,我国还不是制造强国,消费品有效供给不足的缺陷日益凸显,品种结构、产品品质、品牌培育等方面与消费者的需求尚有差距。一个最为显见的例子就是国人在海外的“买买买”。据淘宝全球购发布的《十年海淘报告》显示,从2005年到2015年,国人海淘版图逐年扩大,足迹已超100个国家和地区,海淘品类从奢侈品向护肤品、电饭煲、马桶盖等日用品扩展,超过200万款。这意味着,如果国货的品质不能提升,就会失去巨大的市场。

  有需求就有市场,随着奢侈品在国内代工的不断增加,做一比一的高仿货变得越来越容易。与以前一些小摊贩兜售或是网上营销的低价山寨版奢侈品不同,这些一比一高仿奢侈品足以以假乱真。奢侈品的假货有些是出自“山寨”工厂,也有是出自品牌的代工厂。这类工厂里生产出来的A货,高端A货甚至可以以假乱真,有时候连品牌方的人也难以辨认。   

在山寨横行,创意匮乏的大消费时代,奢侈品似乎是最后一块净土。他们标榜自己坚守传承,锐意进取,每一个铆钉都是故事,每一寸材质都是创意。物质的人格化在各种hermes
, bottega,
dior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种营销手段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奢侈品超越了存在,跨越了时空变成了一种意义,一种权利。那些魅惑人心的广告文案,充满传奇色彩的家族故事和维多利亚式的服务礼仪为奢侈品织就了一张意义之网,而每个消费者都是甘愿被困于网中的猎物。对于普通消费者,奢侈品的权利属性远远高于消费属性。然而,事实证明,奢侈品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他们循序的是街头小贩的节操,坚守的是店小二式的待客之道。换句话说就是把好土豆放在上面充面门,挂个羊头卖个狗肉。在以消费为信仰的年代,这真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推进“品质革命”意义重大,它关系到“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关系到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如果各行各业不能加快提质增效,不仅无法满足转型升级的国内需求,同时,也不能应对来自国际市场上的激烈竞争。也要看到,推进这项战略任重道远,需要各方切实努力,持之以恒才能见到实效。

图片 1山寨奢侈品流入市场

所谓盛世,大抵不过如此

推进“品质革命”,还需要政府部门的保驾护航。谈到创新,不少企业家最担忧的是知识产权保护。近年来,虽然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不断加大,但不少有品质的产品推出后,山寨产品紧随其后,大摇大摆占领市场,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让一些企业失去了创新的勇气和投入的耐心。要让企业坚守品质,让消费拥有品质,政府部门要继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出重拳打击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让有品质的产品占领市场,淘汰品质不佳的产品。

  导语:如今走在街上就会发现,身边背大牌包的人越来越多,高仿的出现使得原来“高大上”的奢侈品变成人人都能消费得起的商品,他们当中有些人是“明知故买”而有些人是“被高仿”了。   

这张网里最悲剧的是那些认了真的人,他们或节衣缩食,或寄生于人,满心欢喜的打算用奢侈品装点门面,用包包找点存在,却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冷笑话。情何以堪!其次悲剧的是广大中国代工厂商,他们流血又流汗,随便顺一点尾单出去还落了个山寨的骂名。而人家那边厢光明正大的卖A货反倒理直气壮,挣得体满钵溢。情何以堪!再次悲剧的是国产时尚品牌,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各种出口内销的仍然在圈子里毫无话语权,只能跟风模仿打折促销,混的还不如A货。情何以堪!一般悲剧的是表哥杨达才们,痴迷一世还不知道痴迷的是不是A货,却先漏了机关,沦为阶下囚。情何以堪!不过最后一出可能用悲喜剧来形容更恰当,是谓当代的世说新语。

  在这些国际大牌消费过程中,如果消费者想检验一个包的真假,流程通常为六个月,而没有正当的理由进行检验的话,通常检验的费用都需要消费者自掏腰包,这几乎等于再买一个新包的价格。在高昂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面前,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会将产品送去检测。这一漏洞,成为诸多造假商肆无忌惮的一个主要理由。   

  随着制造的本土化,这些奢侈品的采购链条也变得不再神秘,他们对于产品仿真度的苛求也是不遗余力。有些做高仿品的企业会买原版的奢侈品包回来,拆开后找各个配件的供应商,包括专门做皮料、五金、里布等供应商,而目前LV等品牌的生产原料几乎都可以找到。此外,随着现在代工厂的工人技术水平越来越高,正常损耗低,同一条生产线上,便有一定数量的同材“一比一货”出现,质检员以各种理由给这些包打上“不合格”品,流向了市场。   

  作为充当门面和自身资金实力不可或缺的一种商品,高品质、高品牌溢价的奢侈品近年在中国也经历了高速的发展,其价格也是令普通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对于大部分爱面子又不想买真品的人来说,能用相对较小的代价来买个“高仿”产品用来挣面子还是很划算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