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契与21世纪中国哲学”学术研讨会在华师大召开

某名教授早年研究尼采生命权力哲学,后来讲起老庄。余尝听其课,有学生问其人生经历,何以能抛弃社会成见,选择哲学为自己一生的事业?教授答曰:“因我读大学时,哲学系的女孩最漂亮,于是就转入了哲学系。”众皆失口而笑,真坦率也。

为纪念当代中国著名哲学家冯契诞辰90周年,“冯契与21世纪中国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1日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
本次研讨会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与上海中西哲学与文化比较研究会联合举办。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及哈佛大学等海内外哲学社科界的上百位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围绕冯契与20世纪中国哲学的演进、冯契与中国哲学史学科发展、20世纪中国哲学回顾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复兴集团向华东师范大学冯契基金捐款200万元。

探访大学冷专业:浙大哲学系今年毕业三名本科生

1日,海内外哲学社会科学界专家学者汇聚华东师大,参加“冯契与21世纪中国哲学”学术研讨会。会上,专家们谈起哲学教育和人才培养。“目前高校哲学系招生,第一志愿生源很少,能否停招本科生,只招研究生?”这一建议成为议论热点。
哲学系处于尴尬境地
与会专家谈到,在国外,拥有哲学系的大学通常与“好大学”划等号;而在国内,哲学学科依然是综合型大学一个标志。为此,近年来不少以理工科见长的高校,为创建综合型大学,纷纷建起哲学系,致使高校哲学系“家族”不断扩容。
与此同时,一些有着悠久历史的高校哲学系,却为招不到“情投意合”的本科生而发愁。沪上几所高校哲学系,在高考生源中很少能招到第一志愿考生,哲学系的录取分数线在校内往往处于低位,只能招收从其他高分专业“调剂”过来的学生。不少学生一进哲学系就想着转专业。哲学系不受考生青睐,主要是因为考生和家长觉得这门学科比较“空”,不如经济、管理、计算机、外语之类学科那么实用。
“停招本科生”之争
华师大哲学系主任陈嘉映认为,绝大部分专业的本科生毕业后,都可以说“我掌握了某方面专业知识和技能”,但哲学系毕业生却很难这样说,哲学不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更多的是教你一种思维方式。他认为,哲学学习应建立在其他专业知识基础上,像国外大学医学、法学专业招生一样,哲学系可以停招本科生,开展研究生层次教育。
华师大哲学系教授、人文学院院长高瑞泉并不认同“停招本科生”之说。他认为,不能因为哲学系本科生中以此为第一志愿的少,或者哲学系毕业生中今后从事哲学研究的人少,就停招本科生。现在,许多专业的本科生毕业后从事的都不是本专业工作。没有本科生,哲学学术团队建设、人才集聚都会受影响。能否让进入哲学系的学生热爱这门学科,关键在教师。
哲学应让更多学生受益
尽管存在争议,但学者们有一个共同观点:哲学教育应扩大受众面,成为大学生通识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都应该具有哲学教养,接受哲学思维训练。如果我们培养的大学生,连庄子、孔子、朱熹的哲学思想也搞不清,那将是教育的缺陷。”
专家指出,高校哲学系教师不仅要繁荣这门学科,更要树立起“提高全民族智慧水平”的理想,在面向全校学生的公共课教学、辅修课教学中多花精力;可以开设中国哲学通论、西方哲学通论、儒家哲学、现代哲学、分析哲学等公共课程,供学生选择,学习哲学对大学生其他专业学习也大有裨益。

在浙江大学这一所热门大学,哲学系却是一个冷门:哲学系2011年只有3名本科生毕业。但在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教授看来,虽然只有三名本科生毕业但意义非凡,这是志愿哲学而非“被哲学”。目前浙江大学哲学系招生是人文学院大类招生,大学三年级开始人文学院学生可以自主选择专业,新闻、中文、历史,还是哲学。两年前,今年毕业的这三名哲学系学生选择了哲学。而在此之前,根据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教授回忆,哲学系每年本科招生总有30人左右,但绝大多数属于“被哲学”,没有填报哲学系但因为“服从分配”而被“分配”到哲学系,而且就是这样“拉郎配”也往往招不满。和工商管理、建筑设计等热门专业相比,哲学系在大学里相对冷门。为什么大学里的哲学教育会日渐边缘?在浙大哲学系董平教授看来,目前哲学系所遇到的尴尬不能说明是哲学本身不行,而是哲学教育有问题,没有把哲学的生命力发扬出来。董平以吉林大学哲学系孙正聿教授为例,“他上哲学课时候连走廊上都坐满学生”。“哲学是一种修养,是辨识能力的培养,用批判性思维去看待问题,”董平认为。而多年来的哲学教育,董平认为批判性越来越薄弱,“只告诉你唯物主义是正确的,唯心主义是错误的”。以足球打黑爆得大名的原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1962年考入北大哲学系,他笑称当时北大哲学系被称为“干面包系”:干巴巴,枯燥无味。在陈的印象里,北大哲学系的学习是从上课开始速记笔记一直到下课,考试基本是死记硬背,很少有自由讨论。北大如此,遑论浙大。陈培德认为这样自然逐步扼杀了哲学的批判性和辨识能力。“哲学其实很有趣,但大学教育却让哲学索然无味。”当然现在改变并非没有。“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现在董平上课时会找到历史上各个学者对此不同观点供学生讨论,而不是告诉学生一个结论。而董平上个学期开始开课“孔子与《论语》”,作为全校性的“通识核心课程”之一,改变过去脱离中国哲学原典而一味采取“通论”或“讲论”的教学方式,而以《论语》本身作为“教材”,通过教师讲解与学生互动讨论相结合的方式,对《论语》的文本进行精读详解,使学生切实地领会到孔子的精神世界、文化理想及其核心价值思想等方面的内涵。而学生也分成几个小组,“很多时候讨论非常激烈”。而且这样的课程通过互联网面向大众。“作为一个教师,当然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认同自己的思想,肯定自己的教育工作,虽然大学课堂的内容没有经过通俗化处理,并不能被所有人理解,但只要能宣扬所学,让更多人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就达到了服务社会的责任。”主讲“孔子与《论语》”的董平这样认为。而经过哲学教育培养的思辨、判断能力,董平认为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这种素质都是非常宝贵的。所以他并不担心这个冷门专业的前景。陈培德北大哲学系毕业后一头扎入浙江金华到一所小学当老师,多年后成为浙江省体育局局长,在任内打响了足球反黑的第一枪。他觉得北大四年的哲学教育还是受益匪浅,“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会不一样”。而现在哲学系学生的就业,似乎比很多热门更有保障。“就业不是问题,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硕士生以及博士生,就业都非常好,就业率都保证在90%以上,甚至更高。”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说。浙大哲学系今年3位本科生毕业,1人保送本校哲学系攻读研究生,另2名被保送至其他高校哲学系研究生。小朱2002年就读浙大哲学系,毕业后在企业工作两年后又回本校攻读研究生,现在是浙大哲学系博士生。“毕业后去哪个学校当个哲学老师没有问题”,小朱这样规划自己的人生。董平透露,哲学系本科毕业生继续深造攻读研究生、博士生相当普遍,考取公务员比率也较高。小朱告诉记者,相对冷门的哲学,也使其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录取率相对较高,浙大哲学系目前在校研究生和博士生各有30多人。而相对于大学哲学的冷门,社会哲学热却是另外一番风光,据陈培德了解,百家讲坛《论语》一炮走红的于丹现在开讲费是90分钟10万元。陈培德认为,于丹的《论语》等让国学一时间成为热门,背后其实是哲学特别是中国传统哲学的热门。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也曾经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明代哲学家王阳明。“哲学的生命力可见一斑,大众对哲学其实很感兴趣”。陈培德认为百家讲坛式的哲学教育成功很大程度是教学方法的成功,同时也是对传统哲学教育方式的一种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